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福摄影

婚纱摄影,个性写真,私人订制:13356857856

 
 
 

日志

 
 
关于我

阿福:执着摄影艺术15年,著名人像摄影家山姆先生的学生。 阿福摄影工作室以唯美自然、经典时尚的人物摄影为主要特色,注重捕捉人物的内心情感世界。严格秉承一对一精致服务理念,拒绝影楼式的流程化操作。我们根据客户要求,设计个性化拍摄方案,打造高端时尚的人像摄影服务品牌,为顾客留下独一无二的精美影像和幸福时光! 手机:13356857856 83662277 QQ1941903529 地址:市南区漳州一路35号国泰公寓3单元302室

网易考拉推荐
 
 

《喜丧》  

2008-10-22 23:09:38|  分类: 纪实摄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10月17日(农历9月19)下午2时许,我的老奶奶在走过了96个春秋之后,寿终正寝,安然辞世。也许是上苍有意成全,这一天,也是我老爷爷的祭日。

自我女儿出生后,我们家就已经五世同堂。因此,按照家乡风俗,老奶奶的丧事被称为喜丧。

作为老奶奶最大的重孙,我必须回家为老奶奶守灵尽孝。丧事期间,我在参加丧事仪式的同时,冒着随时被各位长辈斥责的风险,用相机将老奶奶丧事的一些场景拍了下来。拍的过程中,几度伤心落泪,不能自持。

如果照片和文字冒犯了哪位长辈或家人,请您及时指明,立即更正。

愿老奶奶的在天之灵安息!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2005年腊月初一,老奶奶手捧生日蛋糕,面带笑容。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2008年10月17日晚上,我的两位老姑在老奶奶灵前痛哭。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我的两位老姑和我的大姑坐在地上为老奶奶守灵。大老姑已经60多岁,不能再坐在地上受凉。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老奶奶遗体前点着香和蜡烛。在遗体火化前,香和蜡烛都不能灭,要一支接一支的接上。当晚,我和五六位叔叔一同为老奶奶守灵。困得不行时,在沙发上迷糊了约一个小时。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准备为老奶奶烧的黄纸。黄纸和香都代表阴间的金钱,也就是平常所说的香火,烧的纸和香越多,老奶奶在阴间的生活就越富裕。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18日上午,几位奶奶在赶制重孙辈穿的丧服。按照风俗,子、孙辈须着白色孝服。像我是重孙辈,要着蓝色的孝服。而女儿是曾孙辈,须穿红色的孝服。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我的几个堂弟穿着赶制的孝衣为老奶奶戴孝哭丧。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老奶奶的遗体被放进了特制的冷藏柜中。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19日上午,院子里搭起灵棚。灵棚两侧悬挂的“夫君亡两子故肩挑重担,携幼孙创基业苦尽百年”的挽联,是老奶奶坎坷一生的真实写照。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大门上,胡同里摆满了乡亲们赠送的花圈和孙子外甥们要打的花幡。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孝子孝孙们手拿哭丧棒,在街上迎接前来祭拜老奶奶的亲戚朋友。这是一个繁琐且痛苦的过程——我们先要在院子里的灵棚中,面对老奶奶的遗像举行三叩九拜仪式。接着来到街上,对前来祭拜的亲友磕三个头,随后我们回到灵棚内跪候祭拜的亲友,他们给老奶奶磕头时,我们还要陪着他们磕三个头。老奶奶的娘家人和外甥们前来祭拜的时候,我们在磕完三个头后,还要陪着他们哭上几声,不等哭出泪来,主持仪式的人就会制止我们,让祭拜的人作揖退出。我们也随着站起,回到街上,对祭拜的人磕一个头表示感谢!然后,再磕三个头请出下一组前来祭拜的亲友。这样算下来,一上午我们要磕几百个头。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弟弟们跟在队伍后面。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前来祭拜老奶奶的亲戚和乡亲在灵前敬香和叩拜。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已经结过婚的男子,岳母家都要有人送来匹白布披上。是习俗,但不知道为什么。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前来祭拜老奶奶的外甥或女婿门的人,都要抬上这种叫“盒子”的盒子来祭拜,里面各层中放着鸡、鱼、水果、糕点等祭拜品。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老奶奶娘家人来的时候,男人由我们家的男人到街上跪迎。女人由我们家的女人们哭着迎接,然后一起到灵堂前大哭一场!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扶着老奶奶的娘家人。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唯一可以穿红的胡瑞轩被妈妈抱着,坐在几位奶奶和老奶奶中间。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我抱着女儿打着她应打的红幡,和几位打蓝幡的弟弟、老奶奶的外甥们一起来到街上。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老奶奶的遗体被抬出去火化,几位老姑痛哭失声!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发丧仪式正式开始,爷爷、叔叔和弟弟们跪在地上痛哭,主持仪式的人上前扶我的叔叔起来。桌子上摆着老奶奶的照片,桌子西面停着老奶奶的遗体,我的老姑、奶奶、婶子和姑们都在站在这里痛哭。我因为抱着穿红衣打红幡的女儿,所以没有参加这组仪式。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村里的孩子们都喜欢从我们打的花幡上折下些花来玩,对此,大人孩子都不忌讳。我小时也曾玩过。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手拄苇杆的老人是我们村“白事”的权威,也是整个丧事的指导者,但因为身老,不是具体的主持者。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孝子孝孙们再次跪请祭拜的亲友前往祭拜。这个仪式和刚才磕三个头请亲友祭拜的仪式差不多,也是请的同一批亲友。不同之处可能是此次含有与遗体告别的意思。不清楚。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出丧仪式结束后,小老姑坐在曾停放老奶奶遗体的屋里,注视着老奶奶的遗像,默默伤心。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两个小时后,我们前往墓地,等待老奶奶骨灰的到来。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老奶奶的墓穴,旁边是老爷爷的墓。为了找到已经埋葬了30多年的老爷爷的墓,费了很大的功夫!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下午四时许,老奶奶的骨灰火化回来后,大叔手捧骨灰,沉痛的走向墓地。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将骨灰盒放入墓穴。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在墓穴中放入买来的“金元宝”、“银元”和一些手工制作的五颜六色的不知名的物品。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最后还要在墓穴里点燃一根蜡烛。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上面再盖上水泥板。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开始用土将墓穴填平。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很快,一个插满花幡的坟包起来了。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在坟前点香烧纸和烧老奶奶穿过的衣服。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这时我们开始哭着圆坟,就是围着新坟正转三圈,倒转三圈。并将头天分给我们的棉花的一半埋到坟包的泥土里。另一半棉花我们已经放到了老奶奶的身上,可能是希望她老人家不会挨冻吧!那主持人在往老奶奶身上放棉花时,我们每个人都要给他一点,他一接过去,就会说一句:得龙得子多子孙!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各家各户都将祭品摆在坟头上。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这时,我们再将头上戴了好几天的白布在火堆上抖抖,将绑在腿上的白布条扯下来丢到火里去。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大老姑痛苦失声!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小姑在劝慰痛哭的小老姑。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痛哭。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仪式结束,收拾祭品。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尽量将花圈往里扎,免得被风刮倒。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仪式结束,回家。

《喜丧》 - 蹈海踏浪 - 蹈海踏浪摄影工作室

老奶奶的坟。

后记:老奶奶的葬礼共收到亲戚朋友的随礼11000余元,实际花费12000余元。两天半时间,我大约磕了七八百个头,虽然有护膝保护,但跪在地上的时候,还是疼痛难忍、苦不堪言。我尚且如此,我那几个六七十岁的爷爷和老姑这两天来因此所经受的痛苦更可想而知。

在世俗的压力下,葬礼期间我们这些亲属仿佛成了仪式主持者手中的木偶。不管在家中还是在街上,一叫下跪跪下一片,听令即哭,叫停就停,接着再叫哭时还得再哭。如果哭不出泪来,还害怕乡邻会笑话我们不孝顺。如此反复数次,我们所有的哭与跪,仿佛演变成了一场表演秀,不再是内心痛苦的真实反映和表达。家人去世,悲伤再所难免,但我们的悲伤和眼泪,绝不是可以任人指挥和导演、随时可以停止和开始的!按理说,作为亲重孙,为老奶奶的葬礼花再多钱、出再多力、受再多罪都无所谓,都是应该的。但一想到这些加重亲属精神痛苦、身体痛苦和经济压力的繁琐的、与文明相背的葬礼,在我的家乡还将继续盛行下去,甚至会愈演愈烈、越来越繁琐,我就感到如梗在喉,不吐不快!希望家乡人特别是年轻人能携手与这些陋习恶俗作斗争、说再见,让逝者安心,让生者安生。

http://www.g4photos.com/viewthread.php?tid=1897&extra=page%3D1&page=1 《喜丧》的黑白版发在了G4纪实摄影网上。

  评论这张
 
阅读(2954)|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