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福摄影

婚纱摄影,个性写真,私人订制:13356857856

 
 
 

日志

 
 
关于我

阿福:执着摄影艺术15年,著名人像摄影家山姆先生的学生。 阿福摄影工作室以唯美自然、经典时尚的人物摄影为主要特色,注重捕捉人物的内心情感世界。严格秉承一对一精致服务理念,拒绝影楼式的流程化操作。我们根据客户要求,设计个性化拍摄方案,打造高端时尚的人像摄影服务品牌,为顾客留下独一无二的精美影像和幸福时光! 手机:13356857856 83662277 QQ1941903529 地址:市南区漳州一路35号国泰公寓3单元302室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大青岛海岸行:古老祥和的金口村  

2007-09-19 17:47:50|  分类: 新闻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怀着新奇又忐忑的心情,我踏上了那片古老祥和,充满神奇传说的土地——“大青岛海岸行”第一站、青岛海岸线最北端与莱阳搭界的即墨市金口镇金口村。

5月1日正好是妈祖的1045岁生日,村子里许多在外工作的年轻人都回来参加“妈祖民俗文化节”,许多人家还在这一天里给自己的儿女相亲、定日子。下午2点多我赶到时,据说最热闹的时候已经过去。大街上仍然是人来人往,莱阳市吕剧团正在金口天后宫前门前表演传统曲目,戏台前坐满了从四邻八乡专门赶来看戏的村民,有的坐在板凳上,有的站着,有的甚至直接坐在了地上。尽管春风吹起了阵阵黄尘,音箱里传出的声音时高时低,但“戏迷”们仍然很投入的目不转睛的盯着戏台。

天后宫唯一的大门被手里拿着香、纸的前来拜祭妈祖的人、年轻的情侣、满脸快乐的孩子们挤的水泄不通。我以为售票、检票太慢,挤进去一看,才知道根本就不卖票。我看了会儿给妈祖上香的仪式,便围着院子转了一圈。正宫东侧立着的两块石碑虽然历经风雨的侵蚀,但字迹仍然依稀可辨。在刚刚重建的寝宫门前,有一老一少两棵古槐。数十年前寝宫倒塌后,碎石将东面的槐树压住,枝干渐枯。多年后将碎石清除,老树之根上竟又生新苗。据金口镇镇志记载,金口天后宫建于是1768年,距今已有500多年的历史。它的建立,主要得益于明初至清未商贾云集、盛极一时的金口港。金口村的老人们至今仍在传说着金口港当年的繁忙与盛况:有着360家店铺,360家油坊,360眼水井,360家妓院,360艘舢板日夜不停的从大船上往岸边装卸货物。当时,在金口还专门设有邮政局、税务局和盐务局。老村长王星吉告诉笔者,天后宫原先占地数百亩,有和尚数十人。随后几经战乱和文化大革命的洗礼,和尚大部分还了俗,原先的天后宫基本上被毁于一旦。只剩下主殿被改为供销社。1993年,天后宫被重新修复。

金口村东西长约1500米,南北只有几百米宽。街中间转了一个弯,像个大写的“Z”字形。村长说站在村东的小山坡上,整个村子就像是一条在祥云中腾飞的巨龙。我从天后宫出来后,一转过“Z”字形弯,立即感觉整个世界都静了下来。村子里的老房子很多,有的已经坍塌的不能住人。老房子大都是用不规则石头拼凑而成,像是哪位艺术大师精心创造的艺术品。瓦也是那种灰色半圆形小瓦。使人有种走进了北京的四合院或者是来到了平遥古城。下午的阳光照在大街上,不远处,一位老人带着小孙女坐在自家门前晒太阳,不时的对小孙女说着什么。路两边都是茂盛的野草,牛儿在街边自在的啃着青草。在一条小溪里,两只鸭子和一群鸡在自由自在的觅食。一条健壮的黄黑色的大狗就卧在一边,时尔转头懒洋洋地看一眼鸡和鸭。看到这样一番美景,我来时路上的忐忑,此时已经变成了一片安然。

村北不远处有一座灰色的建筑,直觉告诉我,这是一座建造时间很久远的房屋。走近了,才发现在这座已经年久失修、破败不堪的院落里,一棵香椿芽正在春风中摇摆。正当我端着相机取景之机,从墙上竟露出一颗白发苍苍的头来。老人看到我在拍照,先冲着我笑了下,操着浓重的当地方言问,小伙子,从哪里来?我赶忙笑了一下,说青岛。老人看我正好奇的看着他,忙又说一句,家里来客人了,摘几把香椿让他们带回去。见老人友好而健谈,我也跨过一道一米多高的石头垒的“门”,进入院子里。院子里杂草丛生,到处是干柴,老人就是站在院子里的柴禾堆上摘香椿。见我进来,老人顺势在柴堆上坐了下来,我赶紧递上一根烟去,老人打开了话匣子。这座房子是老人的爷爷盖的,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老人名叫孙开仁,已经72岁。3个子女都在外有了工作,他和老伴两人养着8亩虾池。每年能收入个4000元左右。老人很知足的说,4000元足够我们老两口用的了。老人还给我讲了一个他也是听来的故事:日本鬼子攻占青岛后,曾有一个团的鬼子兵驻在了金口村。鬼子的团长嫌天太热,便到处去找凉快的地方。后来看天后宫妈祖殿里凉快,便不听劝阻,硬在里面住了一夜。谁知第二天,下身竟然肿胀起来,疼的不能动弹,再也不敢在里面住了。还有一个传说是鬼子投降时,准备将天后宫里的文物运到日本去。谁知文物刚装上汽车,轮胎便爆破了。好不容易运到海边,装船时海上突然又掀起了滔天大浪,没有办法,鬼子只好乖乖的又将这些文物又送回了天后宫。讲故事间隙,老人几次停下来问我,你吃不吃香椿?吃就拿些去吃。又问我今晚在哪里吃饭,如果没地方可以到他家去。说着老人主动将自己的名字给我写了下来,并将电话号码告诉我。一再嘱咐我如果没地方吃饭就找他去。

告别了老人,我继续顺街道往村东头走去。路两边的草丛绿的仿佛滴出水来,还有许多不知名的野花盛开的姹紫姻红,村子周围的芦苇已经开始拔节,喜鹊、麻鹊和叫不上名字的鸟儿在芦苇丛中、树梢上和屋顶上吱吱喳喳的歌唱、嬉戏,远处的麦田里,不时传来几声布谷鸟的叫声。傍晚的夕阳仿佛给村子染上了一层神秘的金黄色,使金口村看上去是那么的祥和而宁静。

我想,既然这里曾是有名的商港,肯定是能看到海的。为了看海,我登上了村东头的一个小山坡。往东望去,脚下一直延绵的是一片片在阳光下银光闪闪的是虾池和滩涂,再远处便是隔“海”相望的莱阳市的几个村庄,根本没有海的影子。我望“海”兴叹了一番,只好原路返回。事后我曾经问过村里的几位老人,如果顺着养虾池一路走下去,会不会看到海。老人笑着说,原先有金口港的时候,海就在村子边上,后来由于大量的泥沙淤集,这里便变成了一滩涂。你根本不可能走到海边,因为在路上你会碰到许多断路的河流子,而虾池本身就像是一个个方形的迷宫,虽然你在这里可以看到路,可是当你走着走着,便会走到滩涂里去。

再回到天后宫时,戏已经散了场。看戏的人们正成群结对往家赶。我通过镇上的宣传委员得知,金口村的诊所里还有一张床,可以过夜。我赶紧找到了诊所负责人房新竹老人,说明来意后,老人很痛快的答应了下来。接着我又问村里什么地方可以吃饭的时候,老人说,村里没有饭店,不过待会儿你跟我回家吃就行了,我家里正好有客。我说这样不好,会给你们填麻烦的。老人说麻烦什么啊,不就是加双筷子嘛,就当我们交个朋友吧!说着,老人不由分说,拉起我就向他家走去。

房大爷的两个女儿在外工作,儿子在家里养猪、养虾,收入水平在村里属于中等偏上。我和房大爷回家时,房大妈和儿子、专门赶回来的两个女儿以及孙子、外孙女正坐在炕上吃饭。听说我是从青岛来的后,房大爷只有10来岁外孙女立即笑着向我伸出手来,很大人样的说:“欢迎,欢迎”。屋里人先是一愣,接着便会心的笑了起来。房大妈很热情的招呼我上了炕,接着给我拿来筷子、杯子,并打开一瓶即墨老酒,让我和大爷喝两杯。一杯酒下去后,房大爷说,他已经戒酒好几年了,今天因为我的到来,他才开了戒。回到住处时已经快十点了,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房大爷家那可口的饭菜和热情的茶香在我的心里久久弥漫、伴我入眠。

第二天早晨,我又去东山上拍了些照片,然后到庙会上的一个小摊上吃了点饭。便打听着找到了村支书兼村长周国宝。他告诉我说,金口村现有200余户、600多口人。村里有1200多亩海滩,原先曾发展过水产养殖,后来由于海水污染等原因,养殖的人渐渐的少了。不过,现在仍有40%的村民靠养殖虾和蛭子为生,但大部分年轻人都在周边的几个工厂里打工。现在泰林勇水利工程公司到他们村来投资开发旅游资源。在修整天后宫的基础上,还将在村子里建一个占地300亩的人工湖,并要在小东山上建一个望海楼。“等过几年你再来金口时,这里一定会大有变化的!”周书记最后笑着对我说。

  评论这张
 
阅读(142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