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福摄影

婚纱摄影,个性写真,私人订制:13356857856

 
 
 

日志

 
 
关于我

阿福:执着摄影艺术15年,著名人像摄影家山姆先生的学生。 阿福摄影工作室以唯美自然、经典时尚的人物摄影为主要特色,注重捕捉人物的内心情感世界。严格秉承一对一精致服务理念,拒绝影楼式的流程化操作。我们根据客户要求,设计个性化拍摄方案,打造高端时尚的人像摄影服务品牌,为顾客留下独一无二的精美影像和幸福时光! 手机:13356857856 83662277 QQ1941903529 地址:市南区漳州一路35号国泰公寓3单元302室

网易考拉推荐
 
 

我和“一三”的故事  

2007-09-19 15:44:59|  分类: 原创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三”是一名女兵。当兵一年多了,在话务连里干话务员,住在基地办公楼的一楼。肖剑当兵已经八年了,是报道组的报道员,住在五楼。

肖剑来到报道组后养成了个习惯,每次饭后,都要点上一支烟,靠在五楼的阳台上,佯装着看风景的样子,看女兵。每当看到话务连里那群年轻靓丽、吱吱喳喳的女兵集合站队、迈着整齐而好看的步伐从楼下经过时,肖剑的心中便不由得升腾起一种满足感——为能每天看到女兵而满足。

肖剑以前在离这座城市很远的一座大山的仓库里干文书,当了七八年的兵了,还从来没有见过女兵。因此,肖剑心中便有一个愿望,希望能见到女兵,与女兵说说话,甚至与她们成为朋友。当然,是一般的朋友。肖剑并不认为他的这种想法有多么不符合规矩或者说是不应该,他觉得这是一种正常的现象,一种正常的本能。其实这种想法不光肖剑有,几乎所有的男兵都有。只是他把它说了出来而已。肖剑曾在军报上发表过几篇豆腐块似的小文章,他们基地的宣传干事觉得这小子还行,便在肖剑当兵第八年的春天,将他调到了基地报道组来学习。在这里,肖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并且他还认识了女兵“一三”。

    曾经有很多次饭后,肖剑倚在阳台上看女兵时,心中在想着哪个会是“一三”。

    肖剑认识“一三”纯属偶然。认识“一三”的那天晚上,肖剑喝醉了酒。喝酒的原因是肖剑到报道组后领了第一次的30元钱的稿费。

    那是个春暖花开的美丽夜晚,空气中流动着花的芬芳和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舒服感觉。上楼前,另两位已结婚的报道员都到IC卡电话机上给老婆打电话去了。由于肖剑还是光棍一个,便自己先上了楼。回到办公室后,肖剑随手翻了翻当天来的报纸,觉得没什么意思。便想起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给他仓库的他帮哥们打电话了。于是肖剑拿起了电话,顺手拨了一个号。没通。又拨了一遍,还是没通。肖剑有点生气。刚才喝进肚子里的酒精在我胃里闹腾的厉害。那一刻,他感到了孤独,想找个人说话却找不到的那种孤独。我抓起电话一阵乱按,心里感到了一丝舒畅,正当我准备结束这无聊的举动时,电话竟然通了,并且一个女孩甜美的声音通过话筒传了过来:

    “你好,‘一三’,请问你要哪里?”

    “我,我要……”我竟然毫没来由的结巴起来,“你,你们这是哪里?”

    肖剑毫没来由、傻儿巴即、结结巴巴的问话把“一三”给逗乐了。竟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声爽朗而纯静,是那种毫不掩饰、毫不虚伪的笑,就如同大山里营院前那条小溪的流水声。

    笑声终了,“一三”甜美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们这是总机,请问你要哪里呀?”

    “我,我要,我不要哪里。请问你们在什么地方啊?”肖剑说这话的时候,肯定已经忘记了我自己就在基地大院里,而不是在距离很远的那座我生活了七年的大山中。

    “一三”的笑声这次更加响亮了,笑完之后,她说:“你真得不知道吗?我们就在你们的楼下,一楼。你不是保密室的吗?我看你的电话是保密室的。”

    “哈哈哈……”这次轮到肖剑大笑了。“什么保密室?我们这是报道——”话已出口,他立即感觉到了失言。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我头脑中闪电般的闪过:怎么能向她透露我的真实行踪呢?一旦第二天她和她们领导一讲,说报道员打电话骚扰女兵,她们领导再找到我们处里去,我岂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吗?

    “怎么不说了?你是报道组的是不是?放心吧,我不会告诉领导的。”“一三”在电话哪头说。

    肖剑没想到这个新兵小丫头竟然这么聪明,反应这么快,竟然一下子就想到他的心里去。

既然她不打算“告发”,肖剑的话也渐渐地多了起来。喝了酒的人一般都这样。我说:你的声音挺好听的!“一三”说:是吗?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呢?再后来聊了些什么我基本都忘记了,只记得她告诉我:这是她第一次与男兵聊天。她说,对于和男兵聊天的问题,她们指导员管得特别严。因为明天她就要到别的单位去参加军队预考复习班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到她热爱的机台上来,才决定今天晚上找个男兵聊聊。聊点什么无所谓,就是想聊聊。我们聊得十分投机,我很喜欢她那甜美的声音和爽朗的性格。不知不觉中,我们聊了一个多小时,突然,她惊呼了一声:哎呀,都快10点了,不和你聊了。说完,不等我说什么,就扣下了电话。

那晚与“一三”的通话如同在我平静的生活中投进了一枚石子,溅起了些许涟猗。虽然我很想再与她聊天,但一三已经不在话务加了,我不知该怎么找到她。日子久了,似乎也就渐渐地将“一三”淡忘了。

    第一次见到“一三”,是我在不久后的一次采访中。那天,宣传干事安排给我一项采访任务,让我去采访军队预考复习班的战士,让他们谈谈对中美撞机事件的看法。采访结束后,我向他们的指导员提出要摆拍一张战士们学习关于中美撞机事件报道的照片。为了上稿的需要,我还强调全部要女兵。因为我觉得,同样一件事情,发生在这占绝大多数的男兵身上也许不是新闻,但发生在女兵身上或许就是新闻了。参加拍照的女兵中就有“一三”,这是“一三”后来告诉我的,当时我并不知道。照片拍完后我就回到了单位。虽然照片洗出来后寄到了报社,但照片一直没有发表,新闻干事说是这种事情这样拍不行,不能用。我觉得挺失望,白费心机了。

    第二次见到“一三”已经是8月份了。那次是我到话务连给女兵们拍办军人身份证用的一寸照片。到了话务连后,她们已经准备好了,于是我便一个接一个的照起来。这次我又见到了“一三”,但我仍然不知道哪个是她。是她后来告诉我那天她又见到我了,还说她们连的女兵都说我挺高挺帅的。

    第三次见到“一三”,是个中午。那天我到楼下的理发室去理发,远远的看到一队下班的女兵正在等班车。我下意识的望了一眼,并未在意,但突然一个女兵突然冲我挥起了帽子,个子不高。我正想走上前去看个究竟,忽然发现我身后还走着两个女兵,也在挥着手。我便不再理会,径自走进了理发室。后来“一三”告诉我,那个挥帽子的人就是她。她当时就是在和我挥帽子,并不是和我身后的女兵挥。可能我身后的那两个女兵也误会了,所以也挥起手来。后来我告诉她,可能这是因为我们还无缘见面。

    我和“一三”第二次通电话的时候,我又喝醉了酒。那次喝酒的原因我很清楚的记得:那天与我确定了恋爱关系三个月的女友突然给我写来了一封信,让我要么今年冬天就退伍回家,与她结婚过日子;要么就别再找她。因为她觉得成年都见不到我一次的日子太难过了,她想找一个能够时时陪伴在她身边的男友,而不是像我这样的。虽然我已经当了八年兵,但我觉得我当兵还没有当够。便写信告诉她我离不开部队,请她原谅!当天晚上,我喝醉了,上楼梯时差点摔倒。

    回到报道组后,我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三”的号码。

    “一三”甜美的声音又一次传了过来: “你好,‘一三’,请问你要哪里?”

    “‘一三’?你不是考学了吗?怎么还没走?”

    过了一会儿,“一三”才迟疑着问我:“你是报道组的那位班长吗?我……我没有考上。”

   我见她的声音很低沉,便觉得应该安慰她一下。那天晚上我们又聊了近两个小时,我说考不上大不了明年再考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她告诉我,在预考班里,我给她照过相,在她们连队我也给她照过相,那天在等车时,她曾经对我挥过帽子,但我没有理她。我急着说道:到底哪个是你呀?当时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是“一三”呢?“一三”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怎么好意思告诉你呢?那天你在我们单位照一寸相片时,指导员让我将遮住耳朵的头发向后拢拢的那个就是我。我一下子笑了:你们连几乎每个人照相时都用手动了动头发,我怎么知道哪个是你呀?!“难道那天我挥帽子的时候你也没有看到吗?“一三”有些着急的问道。我笑着说:“看到了,但那天隔得太远了,我根本看不清楚你是谁呀!”“一三”也笑着说:那不怪我,怪只怪我们还没有见面的缘份。

    最后一次见到“一三”,已经是11月下旬了。在火车站,“一三”就要退伍回家乡了。得知“一天”这个消息后,我立即给话务连的孙指导员打了个电话,说是要去拍些送老兵返乡的感人照片。其实,我存有私心,我是为了能够见一见“一三”。她们指导员答应后,我便急急忙忙赶到了火车站。

“一三”曾经告诉过我,她们女兵平时一有机会就喜欢偷偷换上便服,以试图把自己打扮的更漂亮些。老兵退伍的那天,天阴沉沉、灰朦朦地,有风,但不太冷,却无端给人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我认为,女兵们那天一定穿得十分漂亮。但我错了,我见到的女兵们那天却都穿着摘去了帽徽领花的旧军装。还没等上火车,女兵们已经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团。我抱着相机一张接一张的拍着,害怕失去任何一个感人的镜头,害怕拍不到“一三”。

    火车临发前一分钟,我将相机摘下来交给了指导员,说,她们就要退伍了,我作为一名老班长,能和她们握握手,道个别吗?指导员含着泪点了点头。于是,我走了过去,向那些夕日的战友们、向我心中的“一三”伸出了手去,我在寻找着“一三”,我想,“一三”一定会告诉我她是谁的。女兵们的脸上滚动的泪珠此时变成了小溪,顺着一张张美丽的脸庞一个劲的往下流淌。我也眼角也湿润了。一个个女兵哽咽着对我说:“老班长,你以后还会给我们照相吗?”“老班长,祝你早日找个漂亮老婆!”“老班长,你靠在阳台上抽烟的阳子很帅!”“老班长……”面对一张张充满真诚充满朝气充满泪水和离别之痛的脸,我的泪水也终于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嘴里只是僵硬地重复着一句话:祝你们一路顺风……

    我的故事讲完了,我虽然到现在仍然不知道谁是“一三”,但我知道,我已经找到了“一三”,“一三”仍在我们身边,“一三”仍然是我们的好战友,每一个曾把青春和七色的梦留给部队的女孩,都是“一三”。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