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阿福摄影

婚纱摄影,个性写真,私人订制:13356857856

 
 
 

日志

 
 
关于我

阿福:执着摄影艺术15年,著名人像摄影家山姆先生的学生。 阿福摄影工作室以唯美自然、经典时尚的人物摄影为主要特色,注重捕捉人物的内心情感世界。严格秉承一对一精致服务理念,拒绝影楼式的流程化操作。我们根据客户要求,设计个性化拍摄方案,打造高端时尚的人像摄影服务品牌,为顾客留下独一无二的精美影像和幸福时光! 手机:13356857856 83662277 QQ1941903529 地址:市南区漳州一路35号国泰公寓3单元302室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朋友方宏生  

2007-07-10 22:18:24|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和一个最好的朋友吵了一架。

      他在上海,我在青岛。我们经常在QQ里聊天。那天晚上,忘记为了什么问题,我们吵起来了。我嫌他说话总跑题,有些问题还纠缠不清,总喜欢将一些诸如“圈子”、“不听劝”之类的帽子戴到我头上。关于圈子问题,说来说去­­­——近四个小时的辩论,得出的结论是我们基本在一个圈子里;关于不听劝,我说他也存在类似的问题,我说有些问题不是听不听劝的问题,而是我在坚持我的原则我的审美和我的认识,这些,我知道他也喜欢坚持;哈哈,说来说去,颠来倒去,又是几个小时的舌战后,我对他说的一句话相当不赞同,感觉很无聊,感觉和我们说的话题很不相干。所以我说他:屁话!!!!!!!!!!!!他怒了,说,这么大从来没人这么说过他,等等。最后我给他赔礼道歉,但他还没有消气。哈哈,当晚,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我知道,虽然我们吵架,但我们不会真得生气。反正我不会真得生他的气。

       过了几天的今天,想起此事。觉得的确不应该说一位老战友、好朋友加老大哥说的话是屁话。

       由此,我想起了我们的相识。1998年,我一个战友到青岛日报政法部社会新闻学习,因此我天天关注日报的社会新闻版。看得多了,认识了一个在报纸上出现率极高的名字:方宏生。

       1999年春天,我也到青岛日报社学习。一天晚上,一个背着摄影包,穿着便装的男人走进了我们办公室,恰巧当时办公室就我一个人。我看了他一眼,他也看了我一眼,眼睛里有些不屑一顾。他将包放下,不再理我,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徐老师编辑稿件的位置上,拿起稿子便看。我仔细打量他:浓眉大眼,鼻直口阔,皮肤较黑,虎背熊腰,身体挺拔。当晚,徐老师回来后,我才知道,他就是我闻名已久的方宏生。但那时我们的关系并不好,他看我不顺眼,我一样看他也不怎么的。

       2001年春天,我到青岛基地报道组学习。在那里认识了方宏生的老乡加战友王稳,并成为好朋友。记得是夏天的一天,方宏生来找王稳,晚上我们一起在部队后面的小酒馆里喝啤酒,吃烤肉。聊起来后才发现,方宏生是一个执着、直爽、认真、热心的人。才知道,他本是海军某部的一名主机班长,曾因扑灭主机舱内的大火而烧伤了手臂,并因此荣立三等功。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表了一篇新闻,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走上了新闻的道路,并调到了单位的政治处任报道员。也因此而得知,虽然搞新闻报道只有短短的两年多时间,但他写的几篇报道却十分出名:《救在无望的时刻》被拍成了专题片,在中央台播放;《臂残少年姜梅岗》系列报道,被青岛电视台拍成了三集系列片,在多家电视台播出;青岛市的“文明伞”活动、“种植纪念树”活动等许多有影响的报道,都是出自他之手。由此,我不由得油然起敬,推杯换盏中,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知己,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此后,我们的关系交往越来越密切。经常打军线电话到深夜,仍然意犹未尽。每次他来,都是我们高谈阔论、大杯喝酒的时候。他的观点,他的摄影技术,他的文采,曾给过我无数的帮助。特别是我写中篇小说《春天来了》的时候,我整晚的给他念我写的稿子,让他帮我修改,他也不烦,一字一句的与我争执、辩论;往往有时候,他改了许多,我仍然坚持我的观点,一字不动,不听他的。这可能就是他说我不听劝的由来吧。还有次,他来找我,我们一起修改他的稿子《那一肩头的泪水》,竟然从晚上十点多到了凌晨四点多,最后我们只在沙发上迷糊了一会儿。总之,那几年里,我们就像是热恋中的情人一样,几天不打电话就想得不行。经常在电话里胡吹海侃到深夜。

方宏生令我佩服的另一点,是他坚毅的品质和吃苦耐劳的精神。他曾经从沙子口徙步行走到栈桥,就为了拍一路上各种各样的雕塑;他还曾经在下午一个人去爬大珠山或是小珠山。他说,有次他爬到山上的最高峰时,正好是太阳落山的时刻,等他拍完照片准备下山的时候,才发现天已经黑了。下山时,由于看不见,他在没有路的山上不知摔了多少跤,几次险象环生,跌跌撞撞的走了三个多小时,在他累得筋疲力尽的时候,发现了远处村子里传来的一丝灯光,于是又坚持走了下去。并最终走回了单位。他说这些的时候,我发自心底的佩服他,因为我知道,如果换了我,我是做不到的。有一年,他利用假期独自一个人去了趟沂蒙山。回来后,他写的《寻梦沂蒙山》先后在各种报刊上发表,感动了无数的人。

方宏生并不像他的外表那样粗犷,他的内心细腻而丰富。经常写诗歌、散文在报刊上发表。在他离开部队的那年,他出版了自己的散文诗歌集《远航的日子》,第一次印了三千本不够卖的,又加印了三千本。

他说,原本他可以在部队留签五期士官(全军五期士官很少),过一种衣食无忧、悠闲自在的日子的。但他的骨子里的挑战精神,让他选择了转业。转业后,他到了《服饰商情报》上海分部任经理,其时,上海分部只是一个空壳子,业绩几乎没有;他到了后,在短短的一年半时间内,将上海市场逐渐做大做强;现在,他已经是该报整个华东地区的市场总监,管理十几个省市的分部。

方宏生的为人,在朋友圈子里有口皆碑。只要他答应了的事,他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帮朋友办好,那怕是找张报纸之类的小事;

我正好与之相反,我是个懒散惯了的人。比方说他去年让我给他找全年的一本杂志,上面有他发的照片和稿子;我一直拖着没办;我知道,他已经在全国报刊杂志上发表了一千余篇文字和图片,并且还出了书,我以为他不会在意几篇小稿的剪报,但他说,他很在意,他想让自己发表的每一篇稿子都保存起来,到老了,他好慢慢回忆,细细口味。

最后一次见到方宏生,是2005年的春天吧,他从上海回部队算帐。那几天我好像正有些乱七八糟的事,也没有好好的陪陪他;过了几天,他从部队里直接回了上海。我一直感觉,他就在我身边一样,因为我们时常在网上的QQ里聊天。我也知道,我们肯定会再次相见,再次在青岛的路边店里,吃烤肉,喝啤酒,说些当年的事,说些现在的事,说些以后的人生之路。

我还知道,方宏生热爱着他的第二故乡青岛;这里有他生活了十五年的海,有他初恋的足迹,有他曾经的辉煌和荣耀,更有无数想念他、理解他的老师和朋友。

我期待着那一天早点到来!

 

        远航的日子

方宏生     

 

远航的日子

我把你的影子折成

一只红红的风铃

别在圆圆的舷窗

然后

把浪花塑成

太阳鸟

放飞心海

衔一串叮咛

轻叩你的窗棂

 

远航的日子

我把你的叮咛盘成

一曲蓝蓝的螺号

挂在高高的桅杆

然后

把礁石塑成

月亮船

放飞星河

携一缕思念

追寻梦的故乡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